谷歌将推出安卓系统的耳机助听器并开源相关协议

全世界大约4.66亿人存在听力损失,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预计,这个数字到2050年将增长到9亿,帮助听力受损的人有效利用他们的辅助设备是非常重要的,对科技公司来说也是未来几十年的挑战。

相较于iPhone,Android一直没有原生的助听器支持。考虑到这点,Google 最近发布了一个名为助听器音频流(Asha)的开放式规范。

该规范详细介绍了使用低功耗蓝牙实现助听器配对和连接的需求,任何助听器制造商现在都可以根据这个规范为Android构建原生助听器支持。

目前,Google 已与丹麦GN Hearing公司合作开发Asha,据说可以提供低延迟,高质量的音频,同时尽可能降低手机和助听器的耗电。

GN是第一家使用该规范的制造商,等支持该规范的新版Android出来后,它将可以给ReSound LiNX Quattro和Beltone Amaze助听器的用户使用,他们能将手机直接连到助听器,给朋友打电话,听音乐或其他音频。

这将标志着Android手机首次将音频直接传输到助听器。而且,由于Android系统占据了当前大多数智能手机,在“让助听器用户更加便于使用手机”方面,他们前进了一大步。

到目前为止,由于助听器设计用于放大声音,那些使用助听器并且还想使用手机的人要么使用辅助硬件来协调两者,要么取下助听器。总而言之,沟通质量很差。

该规范除了支持将呼叫和音频直接传输到助听器之外,还支持用手机检测助听器状态并修改音量。

GN Hearing首席执行官Anders Hedegaard告诉媒体,他“谨慎地”估计第一款使用Android系统的助听器将在2019年上市。

Fuchsia 操作系统将兼容Debian Linux 应用

Fuchsia是谷歌公司新推出的一款更适合物联网的操作系统。这款新操作系统和安卓以及Chrome OS都不同,因为它没有使用Linux内核。

正在人们为其兼容性担忧之时,谷歌最近宣布为 Fuchsia OS 增加了一个用于运行 Debian Linux 应用程序的模拟器。以使 Linux 应用程序能够在 Fuchsia 中作为虚拟机(VM)运行。和之前发布的模拟器不同,谷歌声称:其“Guest” App 与宿主 Fuchsia 的集成会更加紧密。

对于有些人来说,Linux 不仅是 Android 和 Chrome OS 的基础,也是谷歌企业平台的基础,所以 Fuchsia 似乎是一种“背叛”。

毫无疑问,谷歌有一些非常好的理由要避免使用 Linux。一个原因可能是 Linux“年纪太大”,太复杂了。如果从头开始做一个东西,谷歌就可以避开这些问题,使用更优雅的代码,给黑客留下最少的可乘之机。谷歌还将安全更新深植到操作系统中,通过隔离应用程序让它们无法直接访问系统内核,这点与 Linux 是不一样的。

早在 2016 年,我们认为谷歌可能会将 Fuchsia 作为一个私有操作系统,就像苹果公司将 iOS 的一切牢牢控制在手中一样。尽管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至少现在 Fuchsia 仍然是一个开源项目。

有些人还推测,谷歌因为无法在微处理器(MCU)领域扩大规模而绕过了 Linux。然而,基于 MCU 的物联网似乎并不是目前 Fuchisa 关注的焦点。一些报道称,Fuchsia 旨在替代 Android 和 Chrome OS,最终的组合平台将被称为 Google Andromeda。

今年早些时候,9to5Google 报道说,Fuchsia 将包含独立的 UI——用于手机的 Armadillo UI 和用于桌面的 Capybara UI——以及 Android Things 和其他新的 Android 变体,将紧密集成谷歌智能助理语音技术。从本质上讲,这与微软未能为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提供通用的 Windows 或 Canonical 已停用的“融合”版 Ubuntu 计划如出一辙。

无论 Fuchsia 的命运将如何,谷歌需要吸引到成熟的应用程序和开发者,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方式就是增加 Linux 应用程序兼容性。9to5Google 建议,为了实现该目标,新的 Guest App 最开始应该先支持包括 Debian 在内的 Linux 平台,通过调用 Machina 库实现比 QEMU(虚拟操作系统模拟器)更好的集成。

谷歌将 Fuchsia 的 Machina 描述为“一个建立在 Zircon 之上的库,提供与 Garnet 系统集成的虚拟外设。”Zircon 是基于 Little Kernel(LK)的 Fuchsia 微内核,之前叫作 Magenta。Garnet 是直接位于 Zircon 之上的层,提供设备驱动程序、Escher 图形渲染器、Fuchsia 的 Amber 更新程序以及用于 Xi 编辑器的 Xi Core 引擎。其他层包括用于应用设计的 Peridot,以及 Topaz,一个支持 Flutter 的应用层。

Machina 采用了 Virtio 虚拟化标准,基于 Linux 内核的虚拟机(KVM)也采用了该标准。Machina 使用了 Virtio 的 vsock 虚拟套接字,“它可以在宿主操作系统与客户应用之间打开直接通道,而这种便利性无法通过其他方式实现”。

这样可能可以实现快速的鼠标移动、自动调整屏幕分辨率,并支持多显示器、文件传输以及复制和粘贴。这看起来很像人们所期望的通过谷歌 Crostini 在 Chrome OS 上运行 Linux 应用程序的仿真度。早些时候有关 Guest App 的报道表示,谷歌正在将 Android 运行时构建到 Fuchsia 中,而不是单纯依靠模拟器来运行 Android 应用程序。

我们应该以客观的态度看待模拟器。大多数基于 Linux 的移动操作系统厂商都承诺具备 Android 应用兼容性,但通常都未能兑现他们的诺言。因此,通过在一开始就将模拟器深植到宿主操作系统中,而不是在后面才添加。Fuchsia 可能因为此举而为 Linux 开发者提供了一个更“真实的”模拟器。

一行命令从 APK 文件中提取 Endpoint 及 URL

做IoT的人免不了要接触Android,接触Android的人又免不了要研究别人的App应用。

Diggy,一款能够从 apk 文件中提取 endpoint 及 URL 的工具,只要一行命令就可以帮大家提取出相关Android apk文件的安装信息和互联网访问信息。

下载地址:https://raw.githubusercontent.com/UltimateHackers/Diggy/master/diggy.sh

使用方法如下:

解压反编译需要一点时间,当然看你自己机器性能了。